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法制  >  法律时评
搜 索
“过得很辛苦,淘汰太快……”主播经济能走多远?
2019-01-23 08:35:47 来源:工人日报  作者:刘洋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直播作为新兴产业,健康可持续发展成为新课题

   “主播经济”能走多远?

  本报记者刘洋

  曾经,对于大众来说,“躺着也能赚钱”不过是一句玩笑话,然而几年之内,视频直播的兴起却使其成为了可能。

  QQ浏览器大数据报告显示,由互联网所催生的各种新鲜职业中,毕业生最向往的新兴职业排行榜上,54%选择了主播/网红。而根据近日社交平台陌陌发布的《2018主播职业报告》显示,通过对超过万名网友5000多名主播的抽样问卷调查也发现,网络主播已经成为最受年轻人喜爱的职业之一。

  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第42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6月,我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4.25亿,其中真人秀直播用户2亿,占总体网民的25.3%,未来市场发展潜力巨大。与此同时,视频直播行业衍生的直播打赏行为,在近两年也常常引发社会议题的讨论:挪用公款、未成年人隐瞒父母花光家里积蓄、背上一身贷款打赏等负面新闻亦屡见不鲜。显然,直播作为新兴产业,健康和可持续发展将成为其未来的主要命题。

   “主播”职业成热门

  注重个性表达,以及他人认可,是90后在网络空间的最显著的标签。伴随着4G网络的全面普及,2016年常被称作“网络直播元年”,这一年我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44亿,占网民总体的47.1%。

  中娱智库发布的《2017中国网络表演(直播)发展报告》显示,2017年我国直播行业市场整体营收规模超过300亿元,相比2016年增长了39%,而这300亿元中的相当一部分来自网友打赏。根据《2016~2020年中国网络直播行业深度调研及投资前景预测报告》分析,网络直播的用户多为20~29岁群体的年轻人。

  另一方面,随着越来越多的直播平台推出“造星计划”,培养“网红主播”更成为直播平台相互竞争的常用手段。通过这些平台,素人主播在积累了不俗的人气之后,迅速在国内外各种社交媒体扩展影响力。一些主播不但成为电商宠儿、带货能手,还会受到网络综艺、电视台的关注,成功地从手机银屏走向电视银屏、甚至电影银幕,获得更高更持久的关注度。

  “那些日进斗金的主播其实都有幕后推手或者是和平台签了协议,真正全职做主播的人每天过得很辛苦。因为这一行淘汰率太快了,大部分人干几个月就会人气下降,只有少数人可以迅速转型,以名套利。”曾与国内某大型直播平台签约的国企职员黄女士对《工人日报》记者说。

  门槛变高竞争压力增大

  与传统的电视、电影和综艺不同的是,直播可以实现主播与观众之间的实时互动。为了满足观众直接、多变的需求,如果想换取人气和礼物,互动效果往往成为了主播能否留住观众的关键所在。

  相关视频平台的经营者向记者介绍,为满足主要观众群体泛娱乐的观看需求,与大众印象不同的是,网络主播们不但不能“仅靠颜值吃饭”,事实上,他们还必须有过硬的专业技能。除了唱歌、跳舞、乐器演奏之外,体育玩家、游戏高手也日益成为主播中的“热门岗位”。打开直播软件很容易发现,一个热门的网络主播常常要面对线上数万人、几十万人的观众,并且实时与线上观众交流互动。因而,为保证人气和持续稳定的收入,应对源源不断进入主播行业的同行竞争,提升综合能力已经成为网络主播不得不做的主动选择。

  据调查,13.4%的职业主播表示在做主播之前接受过系统培训和考核,兼职主播的比例仅为3.8%。在职业化的趋势下,专业技能对于主播们的影响已经日趋明显。

  《2018主播职业报告》显示,七成主播无法保证三餐,八成主播处于单身状态,33.8%的主播每月用于自我提升的花费超过1000元,职业主播每月用于自我提升的花费超过1000元的占52.8%,8.5%职业主播每月提升自己的花费甚至高于5000元。同时,职业主播中大学以上学历(含大专)占比为44.5%。而主播的收入与学历成正比,学历越高收入越高。36.6%的研究生以上学历主播月收入过万,26.6%的本科学历主播月收入过万,16.1%大专学历主播月收入过万。

  源自起跑线的学历因素困扰着很多主播向上攀升,因此他们不得不花费重金通过“后天”训练来弥补,这就导致了主播职业门槛变高,竞争压力加大。

  需健康可持续发展

  “年轻用户有50.2%的比例认为,观看网络直播会减少他们在现实生活中的孤独感。”青岛理工大学新媒体传播研究所研究报告中的内容,或许可以作为大多数“打赏到倾家荡产”或“为送礼物而走上经济犯罪”一类社会新闻的某种恰当注脚。

  由于资本的逐利本性和商业平台的推动,网络视频行业自身缺少规范和操守的浮躁气息,导致黄色、暴力、低俗内容泛滥,甚至“暴露和擦边”成为经纪公司对主播的主要要求。“很多人给主播打赏,就是为了和女主播建立个人联系,试图从线上发展出线下的关系和互动,这是不少出重金打赏者的心态。”一位外企职工李先生告诉记者,他过去常给自己喜欢的主播打赏、送礼物,“既耗费了时间又浪费了金钱”。

  除此之外,学者也进一步指出,一些农村青年在直播平台上为吸引人们的眼球而上传夸张、审丑的视频,或喜欢用宣泄式的喊麦表达情绪,反而传达了负面情绪,对自身群体的形象起到了负面作用。

  2018年5月10日,国家广电总局发布消息,在管理部门的严令下,直播和短视频网站进行自查自纠,共计自查清理下线问题音视频节目150余万条,封禁违规账户4万余个,关闭直播间4512个,封禁主播2083个,拦截问题信息1350多万条。

  “在此环境下,如何使直播持续健康发展成为必须研究的问题。”广东财经大学文化创意学院院长贾毅教授表示,直播产品专业化、创意化,资源延伸化、产业外延化应作为视频直播未来发展的主要方向。

  “作为零门槛的网络直播行业,基本处于主播随意化、内容粗放化、形式单一化的产业初级阶段,大部分直播频道没有长期的发展思路和个性化产品,通过低级手段博得受众眼球成为常见形式。”贾毅指出,直播内容走专业化之路,寻求创意突破,打造差异产品,以吸引受众,提升体验,加强关系将是未来发展的必由之路。

  同时,直播平台资源流向更广阔的领域,构建“直播+”战略,如产品销售业、旅游产业、时尚产业、饮食产业等等。利用网络直播链条上的各种价值点与其他产业进行联合与重组,进而追求相互融合、相互弥补、相互支撑,也可以促进其走上健康可持续的道路。

责任编辑:杨金光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