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人软件安全性堪忧 能约陪吃陪玩还有人提开房
http://legal.dbw.cn/ | 2017-12-05 10:46:31
作者:     来源: 中国日报网      编辑: 王傲
中国最大淡水湖鄱阳湖迎候鸟迁徙高峰
西成高铁首发乘务组亮相

  近期,手机上各类租人App刷新着同城服务的社交“红线”。“出租人”是什么样的群体?能提供怎样的服务?出租人与陌生客户见面存在风险如何保障?日前,记者对租人App暗访调查发现,花钱在App上租个人,就能让出租人陪吃、陪玩、陪看电影,甚至提出“开房”要求,对方也答应见面。律师认为,市民在用手机App软件同城交友时,一定要慎之又慎。这类游走在社交媒体和“灰色”交易平台的App软件,亟待相关监管部门介入和监督。

  [暗访]主打同城交友出租人多是女性

  安徽商报图

  日前,安徽商报记者在手机应用市场中用“租人”两字进行搜索,很快便出现“租人”、“来租我吧”、“快约”、“租我么”等租人App软件。这些软件主打同城交友,简介信息相差不大。记者随机下载了一个租人App软件。

  填写注册信息时,记者输入手机号并输入发来的验证码,就能开始使用。在完善用户的个人信息时,有身份证实名认证的选项,但不强制。注册成为该款App的用户后,记者发现推荐页面的出租人中年轻女性占了多数,一些照片衣着暴露,男性以“小鲜肉”为主。

  这些出租人的身份标签多为学生、礼仪或模特。App中,每位出租人提供的“技能”不同,标价也不同。记者在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出租人的服务项目中看到,陪打英雄联盟266元/时,看电影288元/时,约饭288元/时。其它的女性出租人提供的服务中,陪聊、陪吃、陪玩、陪看电影几乎成了“规定动作”,价位在50元至300元不等,甚至连道一声早安和晚安都要50元/次。

  注册会员之后成功约出租女孩

  像其他社交类App软件一样,租人App只向普通用户提供出租人的照片,界面中的聊天和电话咨询等功能是会员专享的。用户想要把出租人成功约出来,就要升级成为会员。该平台的会员收费标准在69元至399元不等,有效期在1个月至12个月不等。记者充值了69元月度会员,享受到的特权为每天5次查看出租人微信号的机会;每天20次与陌生人打招呼的机会;无限次观看出租人发布的小视频;查看你的最近来访记录等。

  当日10:40许,记者注册成为会员后,与平台上的幽幽取得了联系。界面上,幽幽的接单成功率不高,标注的信息为22岁,模特。添加对方微信后,幽幽称自己住在合肥市芜湖路包公园附近,还没起床。幽幽称,她见面聊天的收费标准为88元/时,吃饭、喝茶等费用全部由记者承担。

  与幽幽聊天中,对方答应中午在包河万达见面。记者随即提出晚上能否一起看电影,甚至“开房”的要求,令人意外的是,幽幽对过分要求没有明确拒绝,回复称,“见面再说吧。”

  喝酒聊天都行开房是不可能的

  当日11时许,记者在马鞍山路一家饮品店见到了幽幽。幽幽一身白色风衣,化了淡妆,中等身高,年纪看上去比注册年龄要大。点了两杯饮品,记者与她细聊起来。幽幽是外地人,来合肥3年了,她称自己平时在会场上做礼仪模特,还与他人合开了一家淘宝店。“现在我的服务项目只有陪吃、陪玩、陪聊,等我下个月拿到驾证,我的技能又可以多一项了。”幽幽说,“你租了我,晚上有空的话,可以续租,我可以陪你看电影。但我的底线就是陪你喝喝酒,至于开房这样的要求,我可办不到。”

  幽幽说,她在多家租人App上注册了用户号,尽可能多用小视频和自拍照完善个人信息,在出租人这类群体中,接单不算多,但算是稳定的那一类。“平均下来,每个星期都会有两单,全部都是男性雇主,只要觉得对方眼缘还行,我都不会失约。”幽幽说,这些接单每个月加一起的收入一般在五六千左右。

  与幽幽聊天近40分钟,记者借故离开,她称聊天不满一小时的,仍按照88元收取,并建议记者现金支付,“通过支付宝或微信转账,有的雇主会私下截图,谎称受到出租人的讹诈,后续产生的一系列问题,处理起来很麻烦。”

  [调查]平台存监管空白人身安全不可控

  在App上出租服务,人身安全变得不可控。

  记者致电一家名为“租我么”App的客服人员,该客服人员称,如果用户在此平台交流过程中使用敏感性字眼或涉及色情语言,后台会直接采取封号处理。消息发送人发送的内容不仅会被删除,平台会在用户再次申请注册时对该用户提起复审。

  客服人员称,平台坚决杜绝色情服务,一般出租人遇到这种非法要求也不会接受,会立马举报,平台就会对相关用户进行永久封号。该客服人员坦言,尽管如此,平台对线下的交易内容却无法监管。

  “租人”行为容易将出租者置于一个完全不可控的陌生环境,随时可能会带来伤害。合肥警方人士提醒,市民使用这类软件应当以法律为红线,不得干违法犯罪的勾当,遇紧急情况要及时报警。

  [声音]

  出租女子:觉得没有安全感

  幽幽说,她的家境不是很好,刚来合肥时,曾尝试做网络女主播,赚得不多,更觉得很难出头。年初决意“出租”自己后,她经历过不怀好意的老男人设的局,好在及时脱身,财色保全;也被一名不想单独过生日的男生真诚邀约感动过。“多数雇主还是有素质的,陪他们吃饭、看电影,打球,聊得来的事后就加个微信,聊不来的交易达成,也能各取所需。 ”幽幽觉得,出租自己,意味着与这个社会大染缸无缝对接,“未知和不确定性,让我觉得没有安全感。 ”

  幽幽觉得,一些平台的服务须知中,有关于交谈举止要文明的要求,但是双方见面后会发生什么,平台仅会在交易金上进行保障,出租人的人身安全却得不到保障。

  律师:有人线上扮“羊”线下变“狼”

  据了解,2016年,国家网信办曾发布了《App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其中就明确要求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提供者应当严格落实信息安全管理责任,建立健全用户信息安全保护机制。不得利用应用程序从事危害国家安全、扰乱社会秩序、侵犯他人合法权益等法律法规禁止的活动。

  北京盈科(合肥)律师事务所孙承龙律师认为,现在很多交友类软件被一些虚报信息的不法分子利用,这些人线上扮“羊”,线下变“狼”,对出租者和承租者带来安全隐患,法律上还没有专门的条例监管。这类游走在社交媒体和“灰色”交易平台的App软件,亟待相关监管部门的介入和监督。

【联系我们】法制主编电话: 15504500591

  精彩推荐

精彩图集
今日推荐
龙江万象
影视图片
Jasper逆袭当大哥
有嘻哈双冠军谁发展好
新闻排行
热门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