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法制  >  法律时评
搜 索
追记牺牲在抗击疫情一线的湖北省南漳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民警郑勇
2020-02-09 10:28:30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把百姓挂在嘴上、更放在心上

  追记牺牲在抗击疫情一线的湖北省南漳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民警郑勇

  2月5日,湖北南漳玉凤路。

  阳光穿过玻璃窗,洒在南漳县公安局家属院2楼的阳台上。地上几盆花几近干枯,正渴望着喜爱它的男主人浇水。可它等来的却是,男主人郑勇挂在墙上的遗照和坐在客厅一角抽泣的女主人钟海黎。

  照片中,郑勇肤色黝黑,一张国字脸上满是笑意和阳光。

  从1月24日除夕在值班岗位突发疾病住院后,郑勇就再也没有回来。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南漳县公安局全警动员,坚守岗位。作为南漳县公安局交警大队秩序科负责人,郑勇和战友一道,全力投入疫情防控阻击战。

  从除夕突发急性肝衰竭,到大年初一陷入昏迷,在与死神搏斗了13天后,2月5日,年仅40岁的郑勇不幸离我们而去,离开了他至爱的亲朋、亲爱的战友和挚爱的公安事业。

  勇夫识义,永别岗亭。让我们一起走近他,倾听他。

  最后一起案子

  “要牢记:人民警察,姓党为公,执法为民。”这是长年贴在郑勇电脑显示器一角的话,他也用一生兑现了承诺。

  南漳县公安局交警大队秩序科一共有3名民警,主要负责交通标识标牌的设置和危险路段的摸排整改、涉及交通的案件办理。

  “师傅办起案子来不要命。”孙宇是郑勇手把手教出来的徒弟,“这是师傅办理的最后一起案子,嫌疑人涉嫌无证驾驶机动车,行政拘留5天。”

  南漳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大队长张勇山介绍,去年经秩序科办理的刑事案件超过140起,而全局的刑事案件仅仅250余起。

  1月20日,分管秩序科的副大队长金波对郑勇说:“到年底了,要抓紧把手上刑事案件办理好。”

  “咱们要加把劲了,利用这两天把剩下的几起案子办完。”当天,郑勇对孙宇说,“这两天,我还要把几个停车场暂扣车辆的数量统计清楚。这个工作头绪多、量很大,我一个人来弄。你们安心办案吧。”

  1月21日,南漳县公安局召开会议,就疫情防控工作做出初步部署。1月22日,南漳县公安局全警上路,开始路面布控。

  随着疫情消息不断加重,郑勇往街上跑得更勤了。“师傅说,交通卡点的设置和相关标识标牌的位置,我们都要检查一遍,避免出问题。”孙宇回忆。

  春运以来尤其是冬季道路交通事故预防百日攻坚战开展以来,每月的10日、20日、30日,秩序科都会上路执勤,“一是补充路面警力,二是随时观察、排除可能存在的风险”。

  吴飞是某物流公司老板,家住郊区,每天往城区送货。按照规定,大货车要凭证明出入城区。证明要去秩序科办。

  “我第一次去的时候,没带任何材料。”吴飞回忆,“郑同志笑呵呵地跟我讲解需要哪些材料,我们咨询的事情他有问必答。”

  第二天下午,吴飞将所需材料送了过去。两天后,他接到了郑勇的电话,通知去领通行证明。

  吴飞不知道,当天晚上,“师傅加班为他办理相关手续,第一时间找领导签字、盖章。”孙宇说,“师傅常说,人民警察就得为人民服务。”

  “师傅就是这样一个人,把百姓挂在嘴上、更装在心上。”孙宇说,“我们会继承他的遗志,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努力干好工作,回报头顶的警徽!”

  最后一次值守

  对郑勇一家来说,今年的团圆饭与往常没有什么区别,因为他又没在家吃。

  1月21日,腊月二十七,加班。

  “妈让我问问,你今年哪天在家,我们好吃团年饭。”钟海黎给丈夫打电话。

  话未说完,郑勇就匆匆挂断了。

  “他当时正在处理一起交通纠纷。”钟海黎回忆,“工作起来不接电话是常事。”

  1月22日,腊月二十八,加班。

  下午,郑勇告诉妻子,今年过年要值班,湖北有疫情。

  “你脸色不太好,注意休息啊。”钟海黎提醒他。

  “嗯,有点累。忙过这一段,我好好休息一下。”

  1月23日,腊月二十九,加班。

  “老婆,还有吃的吗?”很晚才回家的郑勇问。

  “有啊。你想吃什么?”爱人说。

  “我就想喝点稀的。有点累。”

  “吃完赶紧睡觉,好好休息一下吧。”给丈夫做好饭,钟海黎看了一眼正在复习功课的儿子就到卧室睡了。

  1月24日,除夕,值守。

  早上7时,郑勇像往常一样早早起来。母亲以为昨天已经值班的郑勇,当天会休息。

  “科里的一位兄弟长期两地分居,我提前让他回去过年了。”郑勇说,“他今天有班,我替他。”

  “那好吧。中午记得到大哥家吃团年饭啊!”妻子有些嗔怪。

  “放心!”本来不值班的郑勇,就这样满口答应地出了门。

  那天上午,南漳县公安局召开紧急会议,部署全警上岗“封城”,全力投入疫情防控阻击战。

  当天,按照交警大队值班安排,各大路口均设置检查点,全面检查过往车辆。郑勇带领辅警谷雄峰、张存福值守县城金漳警务平台岗亭。期间,3人还前往江华厂三岔路口,开展疫情防控、交通安全检查登记工作。

  “老婆,我身体不太舒服,在县中医院打吊针呢。”13时许,钟海黎接到丈夫的电话。

  半个小时前,正驾驶警车开展疫情防控和街面巡逻的郑勇突感腹部疼痛。他把警车开回平台,交待好工作后自己驾驶私家车赶往医院就诊。

  此时,家人久候,郑勇未归,团年饭无法开席。

  等钟海黎急急地赶往医院,郑勇还安慰妻子说:“没事儿,你先回去吃团年饭。我打完针还得去值班。”

  大年初一,郑勇陷入昏迷。

  晴天霹雳!此时,积劳成疾的郑勇已急性肝衰竭。

  大年初二,郑勇先后转院至襄阳市中心医院、襄阳市第一医院。

  从急诊室到重症监护室,医生终究无力回天。2月5日,郑勇因病医治无效,不幸牺牲。

  把人民放在心头的郑勇去了,但他的精神激励着公安民警辅警投身疫情防控阻击战。

  把警徽放在心头的郑勇去了,但他的精神品格必将激励全体公安民警辅警为职责使命而战。

  最后一笔党费

  1994年,高中毕业的郑勇通过招聘成为南漳县公安局的一名通讯员。两年后,他参加考试成为正式民警。从警23年,他4次调整岗位,先后在110指挥中心、经侦大队、武安镇派出所和交警大队工作。

  “每次面对选择,他考虑的从来不是‘我需要什么’,而是‘集体需要什么’。”南漳县副县长、公安局局长朱勇说,“他的身上总有那么一股子不服输的钻劲。”

  2019年“云剑”行动开展以来,南漳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全面部署开展追逃工作。在商讨确定大队追逃专班负责人时,作为大队最年轻中层干部的郑勇第一个主动站了出来。

  随后,大队长、追逃专班领导小组组长张勇山从各单位抽调精兵强将,成立了追逃专班,负责整个追逃工作。

  在逃人员黄某具有一定的反侦查能力。追逃专班人员几经走访,始终没有发现他的藏匿地点。

  “老办法行不通,我们就用新办法。”

  2019年8月8日,南漳县公安局合成作战中心传来关键信息:黄某极有可能藏身于某烟酒副食店附近。

  第二天一大早,郑勇带领专班人员前往侦查、蹲守。一个多小时后,一名貌似黄某的男子从一条小巷走出来。郑勇当即隐蔽靠近,并喊了一声他的名字。黄某刚一抬头,就被民警控制。

  前后8天,他们将两名在逃人员抓获,并借势而上、扩大战果,将另外两名在逃人员捉拿归案。

  “他就是个‘工作狂’。”54岁的南漳县公安局法制大队教导员胡宗忠和郑勇是忘年交。两人曾一起在武安镇派出所摸爬滚打12年。

  武安镇曾是一个水陆码头,治安形势复杂。2003年,武安镇与安集镇、刘集镇合并后,武安镇派出所成为全县第二大所,治安压力巨大。

  2009年,29岁的郑勇被提拔为全县最年轻的副所长。“小伙子精神抖擞,一门心思都扑在工作上。”胡宗忠说。

  “有段时间,镇上六合彩、推筒子赌博现象泛滥,治理不力。”胡宗忠介绍,郑勇利用各种渠道摸清了赌徒们的活动规律,带领民警捣毁了数个赌窝。

  2016年调入交警大队秩序科后,郑勇的不讲情面出了名。随着“醉驾”入刑,郑勇每年要经办上百起“醉驾”入刑起诉案件。

  有一次,某单位司机“醉驾”被查获。单位负责人“护犊”心切,凭着“脸熟”找到郑勇,“商量”改为“酒驾”降级处理。

  “法律是国家制定的,法律事实我不能随便改。请您理解!”郑勇严词拒绝。

  “他的党性极强。工作讲原则、做人有底线!”南漳县公安局政委王青介绍,从警24年来,郑勇先后荣立三等功3次、个人嘉奖1次,多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从未受到过群众投诉。

  “老婆,你记得把我下月工资全部交党费啊。”1月25日大年初一上午,意识尚清醒的郑勇对妻子说。

  “不准瞎说!你又不是绝症,干嘛跟我交代这个?!”回忆起丈夫和自己最后说的话,钟海黎哭成泪人。

  可能他已经意识到身体状况不佳,可能他已经意识到一去不回,可能冥冥之中确有定数。

  但在钟海黎看来,所有的可能在郑勇那里只有一个原因:“当了大半辈子警察,他其实没有干够。”

  最后一次相守

  “我白天守在重症监护室门口,晚上打地铺躺在重症监护室门口。天天盼啊、盼啊,多希望他能早点出来啊。”钟海黎说,郑勇住院的这13天,“是我们连续在一起时间最长的13天。”

  2004年,响应县局机关民警下基层的号召,郑勇选择前往当时治安形势复杂的武安镇派出所。

  “当时儿子只有1岁。”钟海黎说,交通条件不好,工作压力大,“他一两周都回不来一次”,“后来调到交警,加班更多了”。

  郑文麒今年参加高考。2019年9月,被抽调参加湖北省公安厅执法检查专项工作的郑勇来到湖北警官学院参观。

  “老婆,跟儿子说,这里的环境很好、人也很好,让他努把力,明年考到这里来。”一天中午,钟海黎接到了郑勇的电话。

  “我会努力的!”知道爸爸的期望后,儿子跟妈妈说。

  腊月初九是郑勇母亲的生日。一大早,正在上勤的他给爱人打电话:“老婆,今年老妈的生日我回不去了,你买点东西回去看看老人吧。”

  郑勇来自农村,家境不是特别富裕。

  “弟弟的家庭观念很重,特别孝顺父母。”哥哥郑军在保险公司工作,虽然两家相隔5公里,但十天半个月都见不了一面,“他老是加班”,“但只要父母有需求,他每次都会尽全力去做。”

  “我和他领结婚证是背着我父母的。”回忆起与郑勇的爱情,钟海黎终于停止了哭泣,“当时,爸爸只是想让我能有个更好的生活条件。”

  “是什么让他吸引了你?”

  “负责、勤快、干净。”

  恋爱的时候,有一天他们约好一起吃饭。钟海黎在郑勇宿舍一直等到夜里11点他才回来。

  “怎么下班这么晚啊?”

  “今天局里开会到很晚,我把会议室收拾好了、把卫生打扫好了才回来。”

  钟海黎至今记得恋爱时他为自己过得一个生日:在宿舍里炒了几个菜,邀请了几个好友一起聚了聚,“饭后他亲手为我洗了一次头发。”

  大年三十住院时,郑勇同病房有一个老人。因为儿子有急事要办,老人一直没有吃午饭。他对钟海黎说:“老婆你回去帮我做点吃的,顺便帮这位老伯也带一份饭。”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阳光、温暖、干净、善良。(王传宗王昕)

责任编辑:杨金光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