婴幼儿睡眠咨询师:“舶来品”在中国唱起摇篮曲
http://legal.dbw.cn/ | 2017-03-20 22:14:54
作者: 李建平     来源: 新华社      编辑: 王傲
68万被摸10次脸 不开刀不注射不吃药就能"返老还童"
云南现金钱活门蛛 似我国文字记载最早的蜘蛛之一

  新华社武汉3月20日新媒体专电 毕业于上海交大的工学硕士陈誉文没有想到,她的职业生涯会从一名世界500强企业的项目经理转型为婴幼儿睡眠咨询师。

  在自媒体上,陈誉文有一个更广为人知的昵称“小土大橙子”。作为中国第一个IMPI(国际孕婴和育儿研究中心)认证的婴幼儿睡眠咨询师,四年间,她已帮助解答了数万婴幼儿的睡眠问题。

  和“小土大橙子”一样的婴幼儿睡眠咨询师,正在中国兴起。这种从国外借鉴过来的新兴职业,乘着“二孩”政策的东风,正日渐形成规模。

  不会睡觉的孩子和焦虑抑郁的妈妈

  2016年12月,一份采集了中国各地37万份婴幼儿睡眠数据的《中国宝宝睡眠现状白皮书》显示,超过75%的家长表示宝宝夜间睡眠不好,尤其是6-12月龄的宝宝,夜间睡眠明显不佳,夜醒次数较多。然而关于宝宝夜间睡不好,知道原因的家长不到6%,完全不知道原因的比例高达到23%。

  “2013年中,当我自己的宝宝出现频繁夜醒、早醒、小睡短等睡眠问题时,国内婴幼儿睡眠服务几乎为零。”“小土大橙子”回忆,她能找到的是几本美国育儿专家的译著,最终靠自己摸索,找到了改善之道。她将这些体会写成了网贴,发在了微博,结果短时间内得到了成百上千的求助。“我才发现原来这么多妈妈都有着相同的困扰,却仍在迷茫中找不到方向。”

  陈誉文说:“一些婴幼儿有不同程度的睡眠问题,家长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看书找解决方案很耗费时间,而且不同书之间的观点也常有冲突。而求助于一线的儿科、儿保医生,无法得到很细致针对个体的解决方案,且睡眠相关的内容,有很多并不在医生所受的教育体系之中。”

  陈誉文决定从业余兴趣转变为全职专注于婴幼儿睡眠。她参加了国际睡眠咨询师的培训认证,有幸还去波士顿儿童医院观摩学习了一个月,开始通过线下的公益讲座、自媒体科普以及在线课程帮助解决婴幼儿睡眠问题。

  入户上门服务、在线婴幼儿睡眠知识学习、电话或微信咨询,还有免费的科普……如今,在国内能找到的关于婴幼儿睡眠的服务,与几年前相比,已经是飞跃。

  “舶来品”的本土化:睡眠咨询师的中国起步

  “做睡眠咨询不像我们解决自己宝宝的睡眠问题。每个宝宝的先天气质、家庭环境、爸爸妈妈的养育理念等千差万别。睡眠问题的背后还跟喂养、育儿等系统相关。有一些严重的案例,真的是非常棘手,可能一个细节不同,结果就有很大的偏差。”从事婴幼儿睡眠咨询的林小暖告诉记者。

  这位前媒体人,已经做了三年的公益睡眠咨询。“当我接到焦虑的妈妈的咨询时,我就想到了几年前那个站在大雨中失声痛哭的自己。我再也不希望自己有那种绝望,能够缓解她们的焦虑,也是好的。”

  2016年12月,林小暖从原单位离职,全职从事婴幼儿睡眠咨询。“很多家长愿意花钱买奶粉尿不湿,却不一定愿意花钱买知识服务。所以,我也做好了从业艰难的心理准备。”

  然而,潜在的市场却很受欢迎。一家婴幼儿睡眠咨询师的培训机构,在上海集中培训一周,学费为19800元,设置了种种报名条件,依然供不应求。

  公司的负责人、北京大学社会学硕士王石云月告诉记者:“已报名学员的职业可谓‘五花八门’,全职太太、设计师、母乳指导、育婴师、空姐、编辑、护士……大家看重的是这个职业的前景。”

  王石云月认为,国内婴幼儿睡眠咨询师的执业资质的规范尚未建立,也缺乏职业评定,希望可以逐渐推动婴幼儿睡眠咨询师的职业化、专业化、本土化。

  受访的婴幼儿睡眠咨询师都认为,中国家庭的宝宝睡眠有一些特殊性。因为孩子数量比较少,加上夫妻分房、独睡和隔代养育的情况,有些家庭为了照顾爸爸的睡眠,宁愿把爸爸赶到客厅,妈妈带着宝宝睡,形成了“丧偶式育儿”的假象,使得孩子出生后几年家庭矛盾不断。

  著名儿科医生张思莱有同样的看法:“孩子出生后,家庭的精力都在关注孩子。新妈妈产后激素变化,再加睡眠缺乏,容易产生抑郁情绪。如果爸爸参与到夜间育儿中来,孩子依赖奶睡会明显减少,睡眠情况会改善很多。”

  一些儿科医生和婴幼儿睡眠咨询师认为,当下中国宝宝的睡眠问题,也与过度关注和过时的知识有关。“很多老人,甚至还有一些月嫂育婴师,觉得宝宝睡觉是需要抱着哄的,或是宝宝哭就是因为饿,这些过度的关注导致很多宝宝的睡眠越来越糟糕。”林小暖说。

  在争议中前行

  并不是所有的家长都认可对婴幼儿进行睡眠调整,一些家长认为,这种做法很残忍。一位妈妈表示,睡眠训练不就是让孩子哭么?我是孩子的妈妈,我不知道什么训练,我只知道我的宝宝哭我会很心疼,我宁愿不睡觉守护她。

  “睡眠训练一直都是有争议的。但睡眠引导不等于睡眠训练,更不等于让孩子哭,比如了解宝宝的需求、观察睡眠信号、规律生活作息,建立良好的睡眠习惯等。我希望睡眠训练能被权衡利弊地看待,不盲目滥用也不被污名化。”陈誉文说。

  此外,国内相关公共服务也很短缺。在澳大利亚,医院设有婴幼儿睡眠学校,当家长感到困扰时,可以预约带着宝宝住下来,由医生护士帮助解决睡眠问题。

  “很多时候,如果能够得到及时正确的指导,从早期留意培养良好的睡眠习惯,那么宝宝的睡眠问题不至于发展得很严重。”陈誉文说。

  “世界卫生组织认为,生命最初1000天是奠定一生健康的关键时期。”张思莱说,“宝宝的睡眠与健康状况息息相关。我希望有更多的儿科医生、儿保医生能够了解睡眠知识,将睡眠状况纳入儿保体检范围。及时正确指导宝宝从出生起培养良好的睡眠习惯,防微杜渐,让宝宝和妈妈都睡得更好。”

  陈誉文一直记得一位妈妈给她的留言:“三十年前,医院里并没有母乳喂养宣传,而现在已会对孕妇进行科学宣传。睡眠问题同样重要,也一样复杂。我以为,方法可以不一致,但对问题认识应该有些共识。”

  精彩推荐

精彩图集
今日推荐
龙江万象
影视图片
周冬雨马思纯春夏封面
霍思燕透视裙帅气娇俏
新闻排行
热门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