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城管”执法如何依法“管城”?
南方供暖
 

城管VS商贩 怨怼何时停?

  5月底,延安城管被举报在执法期间殴打一名青年,一名城管人员甚至用脚踩踏青年头部;7月17日,湖南瓜农邓正加在与城管冲突中死亡;7月25日,北京男子陪9岁女儿街头“练摊”遭城管围殴;同日,北大毕业生小夏因用手机拍摄南京市南湖街道城管拆违,被强行拖上城管执法车; 8月3日,武汉小贩“诈死”抹黑城管……   城管部门自上世纪90年代陆续成立以来,城管执法人员与摊贩、市民的冲突从未间断。   今年,湖北武汉掀起一场“城管革命”,城管局“升格”为城管委,权力归并与下放,试图拆解这一困扰城市管理多年的难题。然而,应对“管贩”矛盾,并不是对城管执法人员严加管理就能解决的。如何在城市面貌与小贩生存之间寻找到一个合适的平衡点?
  近期,“城管”一词再次成为社会热点。陕西延安城管跳踩商户一事尚未平息,湖北武汉“双面城管”又浮出水面。安徽淮山一年轻城管被村民砍伤致死事件,更是将城管与被管理对象关系问题再次推到台前。作为城市管理载体,城管人员在城市秩序维护、城市综合管理上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然而,由于执法过程中冲突时有发生,城管队员屡受社会指责。一系列的城管事件应该引起我们深刻反思:没完没了的“围追堵截”不光为流动小贩们所嫉恨,而且在社会文化普遍同情弱者的情势下,社会对“城管”的评价也非常低,长此以往,城市政府自身的“道义资源”亦将不断流失。要想扭转城管执法形象,真正创新城市管理,必须改变思路,从“城市管理”迈向“城市服务”。
 

城管执法——暴力不止 争执不休

  宁波市江东区法院今天(13日)通报,今年4月,宁波一男子偷倒渣土被城管发现,他将一车渣土倾倒在路上后逃逸,导致城管车辆被埋,幸好车内人员无伤亡。此案于昨日(12日)在江东区法院开庭,法院以妨碍公务罪判处郑某有期徒刑十个月。26岁的郑某是安徽人,在宁波一建筑队打工。他与建筑公司几经协商,个人东拼西凑地拿出了10万块,公司付38万,承包了一辆工程车。为了多赚些外快,郑某还干起了渣土处理,倒一车渣土能赚600元。今年4月中旬的一个凌晨,在宁波市江东区一处城郊小路上,郑某正坐在自己的工程车里排队等待倒渣土。 “啊,是城管!城管来啦!”只见一辆城管的执法车辆闪烁着灯光开了过来,已经倒完渣土的工程车立马四处逃散。
  5月31日下午在延安市杨家岭附近,延安城管队员在执法过程中与商户发生撕扯,双脚跳起猛踩倒地商户。6月3日下午,据事发商户“美利达自行车行”店员说,当时该店被暂扣5辆自行车,店主刘国峰跟城管交涉被打倒在地,一名很胖的城管队员,双脚跳起猛跺刘的头。刘被送往延安大学附属医院内救治。经诊断,刘国峰眉骨骨折,缝了5针,右胸腔出血,锁骨二次伤害。6月4日,延安市城管局称,涉事者全部被令停职调查,踩人者系临时工。截至4日下午5点,刘国峰已花费医药费1万元左右。据延安市城市管理监察支队副支队长段玉亭说,5月31日下午,凤凰大队进行占道经营检查时,发现上述车行违规停放多辆自行车。此前,已对其下发过两次“责令整改通知书”。当日下午3点左右,城管又对该店进行口头警告,但直至5点,情况没有任何改观,于是他们对自行车进行了暂扣处理。4日晚,延安市城管局党委书记候世怀说,城管局已成立联合调查组,延安警方也已介入调查。
  5月31日,延安市城管支队凤凰大队执法队员因我车行在门口占道作业而对现场自行车进行收缴,但部分车辆为骑友个人车辆,因此与城管队员发生了争执,后引起了肢体冲突。在这个事件中,打人者固然不对,但客观的说,我也有一定责任,我想,当时我如果能冷静处理,不要太过冲动,也许可以避免肢体上的冲突。在此向在这件事中受到伤害的人们道歉。信件部分内容:事情发生后,引起了广大网友的广泛关注,同时也引起了政府的高度重视。延安市政府部门迅速成立了调查组,介入到整个事件的调查中来。这几天不断有来自政府部门的人跟我联系,调查事情发生的经过,商议处理事宜。在我住院期间,延安市城管局局长、书记多次看望、慰问我,并就此事向我道歉,还派出了专人在医院陪护我。
  6月14日,有网友在江西微博中爆料,称赣州城管酒后闹事,围攻一餐厅,多人被打伤,路人为救11岁小孩右眼被打失明。消息一出,引起网友们的广泛关注。当天,赣州市公安局章贡分局回应称涉事人员已被刑事拘留,但目前无证据证明城管人员参与打斗。
 

城管摆摊 “卧底”体验 自有真情在

  8月14日清晨5点,和往常一样,李林(化名)早起和面,而他的妻子正在一边忙着收拾炉具一边洗菜,辛勤地为自家的小拉面摊铺准备所需材料。据英国《华闻周刊》报道,在东伦敦的一个市集里,周一到周五11点之后会看到这样一对夫妻档的华人拉面小摊铺,店面不大但生意红火,丈夫一边表演着手工拉面的绝活,妻子在一旁招呼着客人。在中国,这样的小面铺看似很常见,但是在伦敦,这样的华人拉面铺却难得一见。在这个著名的市集里,这家华人小拉面摊铺已经开了5年之久。
  昨天早晨,在霍山路大学生公寓门口附近,一束通信电缆被强风吹落距离地面仅一米多,来往的机动车无法通行,三名城管队员见状,用折叠杆撑起电缆一个多小时,直到维修人员赶到。这一幕被附近的市民用手机拍摄下来发了微博,引来众多博友进行了转发和评论,三名城管队员被网友亲切地称为“撑杆哥”。三名被网友称为“撑杆哥”的城管队员来自琥珀街道综合执法科城管中队,孙晓辉和杜为国是城管队员,聂元政则是实习的大学生。7月16日早晨7点半左右,孙晓辉、杜为国、聂元政三人值早班,经过霍山路大学生公寓门口附近时,三人看到一些车辆在绕道行驶,而公交车却停在路中央不能动弹。孙晓辉告诉记者,在等待维修人员期间,他和杜为国、聂元政三人轮流拿着折叠杆撑起电缆线。
  白天执法,晚上摆摊,武汉城管执法队员摆地摊事件成为网络热点。6月17日,武汉市城市综合管理委员会在新闻通气会上就此事件亮出了“底牌”:城管摆摊不为赚钱,只为完成“体验”任务。通气会上,武汉市洪山区城管局局长赵扬表示,今年5月,该局执法队员桂文静提出练摊体验活动的建议,经和李运祥书记商量,同意安排由两名城管工作人员进行体验。练摊活动原定进行2个月,但因上周被网友曝光引起关注而暂停。据了解,该活动开始30余天内,两人主要在鲁磨路、徐东大街、虎泉街等地练摊,贩卖货物主要为小饰品和杯子,“这是我们继‘眼神执法’、‘鲜花执法’等执法方法后的一个全新尝试”。在此期间,两人发现摆摊人员主要为职业练摊者、在校大学生、白领上班族、自主创业者、聋哑残疾人等五类人群,这些人摆摊有的是为生活所迫、有的是赚外快、有的是无聊好玩打发时间、有的是为了谋取高额利润,“30余天的体验生活,接触两百余名流动商贩,两人真实记录了练摊过程和心态,每人写下了1万余字的体验日记”,记录了摆摊的尴尬、遭城管执法追赶的经历。
  武汉市城管委正在起草城管队员履职手册,每位城管执法队员的业绩评定将有更明确的考核细则。手册将明确城管队员每天的工作任务,给全市的每条道路指定一名城管队员,担任路讲。对于发现商贩占道经营等城市管理的问题,路讲如果没有及时处理,将会被追究责任。全市在年底会评出20名优秀的城管队员,考核后提拔重用,对于十名最差的城管队员,情节严重的将会被辞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