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男子带水果刀被拘留3天 冤还是不冤?
 

处罚被指过犹不及

  针对吴伟春及个别知情市民的不解,郑州市公安局二七第二分局治安大队副队长周新发昨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解释说,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三十二条“非法携带枪支、弹药或者弩、匕首等国家规定的管制器具的,处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罚款。非法携带枪支、弹药或者弩、匕首等国家规定的管制器具进入公共场所或者公共交通工具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按照公安部发布的管制刀具认定标准中的第3项:“带有自锁装置的弹簧刀(跳刀):刀身展开或弹出后,可被刀柄内的弹簧或卡锁固定自锁的折叠刀具”属于管制刀具。吴伟春所带刀具完全符合这一标准。
 

暴露刀具管理漏洞

  随身携带小刀的经历很多人都有过,如果这也能成为被严惩的对象,怎能不令人心惊肉跳?互联网上,有人惊呼:“天!我家厨房是兵器库啊!”虽然只是玩笑,但网民心中的抵触和不满是显而易见的。众所周知,刀具既是日常生活的必需品,同时也可能被用于犯罪。制定管制刀具认定标准的初衷,就是致力于将两者区分开来。不过,这样的区分并非易事。菜刀伤人的案件可谓多矣,甚至螺丝刀都可能成为作案工具,盲目扩大打击面势必导致人人自危,“菜刀实名制”数次无疾而终即是明证。针对管制刀具,警方不仅要看是否随身携带,关键是要看刀具的实际用途,如果考虑到了这些,挂在钥匙链上的小刀何至于掀起如此波澜?按照《管制刀具认定标准》的规定,一把无论多么“袖珍”的折叠刀具,只要具备了自锁装置,就可以被认定为管制刀具。而在现实生活中,多数折叠刀具都带有自锁装置,这不仅是为了便于携带,同时也是为了保护使用者的安全。然而,就是这么一个与杀伤力无关的细节设置,竟然成为了判定管制刀具的重要标准,这岂非咄咄怪事?从这个角度来看,警方执法固然有值得商榷之处,《管制刀具认定标准》的更新完善更是当务之急。
  如果不是这条新闻的启示,相信无法区分水果刀与管制刀具者不在少数。对照2007年1月14日公安部《关于印发<管制刀具认定标准>的通知》,凡符合匕首、三棱刮刀、带有自锁装置的弹簧刀(跳刀)等6个标准之一的,可以认定为管制刀具,那郑州市民吴伟春携带的到底是水果刀还是管制刀具,警方不妨详细向公众做好解释,这也是普及相关知识的极好机会。此外,不管公众是否能够区分管制刀具,如果购买者违法而制造者和销售者却不承担法律责任,不被相应追究,这样的执法也难以服众。钥匙链上挂小刀带来的拘留,引发强烈的民意反弹,有关部门不可不查:其一,公安部门能否进一步修订完善管制刀具认定标准。不妨通过开门立法建制的办法,对于管制刀具的标准进行全民性征集意见,不仅可以使相关标准更有民意基础,而且还能起到很好的宣传普及作用。其二,该认证标准一经再度明确,即要严格执行,尤其是不能仅对使用者进行执法,而同时应对生产者和销售者进行相应追究,而且从源头防范的角度,生产者和销售者更该成为执法的主体。
  郑州一名不愿具名的治安民警称,从图上看,吴伟春携带的确是管制刀具,严格按法律来,拘留并没错。但这人能查明身份、无前科,也没主观恶意,拘留就显得太勉强了。他特别强调“主观恶意”一词。他说,同样的刀具,在正规超市售卖是没问题的,市民也是允许购买的。如果你带有一把20厘米长的水果刀,在市内被民警查了,你若是买回家切瓜用,这就没事儿;你如果说是买来玩的,那就要拘留了。“水果刀、弹簧刀、匕首、砍刀,这都是管制刀具,若说不清用途,就要被处罚了。有网友说,菜刀也算。但你见过谁拎着菜刀逛街的?就算碰见拎着菜刀的,人家说买回家剁肉用,民警拿他也没办法。”他说。
 

执法要“合法”也要“合情”

  郑州警方抓人的理由是因为该市民所带的是水果刀,被鉴定为管制刀具。水果刀是吴伟春在正规超市买来的,即便它真的属于管制刀具系列,但对于一个没有恶劣行为、本本分分的普通百姓,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被无端的扣押拘留,真的让人难以理解郑州警方的执法标准。试想,如果郑州警方的执法是合理的,那么目前市场上销售的很多刀具都可归类于管制刀具的范畴,包括目前各大超市正在销售的系列菜刀、水果刀也都可以归类为管制刀具。这就表明市民在购买菜刀、水果刀及其他各类实用刀具回家的路上,很有可能面临来自警方的法律制裁。携带水果刀违法被拘,那么制作水果刀,出售水果刀的超市是不是应该按照贩卖管制刀具而受到相应处罚呢?由此可见,警方的这种执法行为是不合理的,不足以服民众。
  “带水果刀受行拘”,表面上是在强化和深化法律的威慑效应,却让绝大多数人产生了恐慌感,因为当下,很多超市、家庭使用的水果刀,多属于管制刀具。如果哪天我们上街、出游,不小心露了出来,都要被处以拘留和限制自由,实在是太可怕了。一个常态的生活行为,却成为了警方眼里的危险动作。一个很小的执法活动,却让公众产生诸多精神恐慌。这已经对公众的公共安全感和生活安全感造成了灼伤和打压。背离了公正执法、人性执法的初衷。有专家说构成了执法权滥用和处罚随意,也不是没有道理。“一次不公正的判决,其恶果相当于十次犯罪。”这就提醒我们,公权机关的每一次裁决和处罚,虽然是为了司法效应,也一定要充分考虑公共利益需要以及社会效应所在。司法效应和社会效应之间本身是不矛盾的,如果因为我们的不当处罚,而让两者出现了矛盾、冲突,那就说明,我们的处罚太武断,太自我和轻率了,而忽视了对民情和社会客观态势的关照和权衡。这才是应该及时纠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