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聚焦 | 社会与法 |  图片精选 | 视频 | 专题 | 民生
您当前的位置 :东北法治网 > 法治聚焦 > 新闻 正文
湖北籍拖沙船湖南发生碰擦 七船员含泪求援想回家
http://legal.dbw.cn/   2010-02-07 10:32:44

  春节的脚步越来越近了,家是每个游子最思念的港湾。在湖南岳阳,有7名湖北老乡向本报打来求救电话:“这个春节,我们可能回不了家。现在,我们每天都能梦见亲人站在村口翘首以盼的身影。”

  这7名老乡是浠水籍驳船“京海616”船队上的船员。上月30日,在湖南洞庭湖岳阳市煤炭湾水域,“京海616”船队与一艘湖南驳船“恒鑫8号”发生擦碰。没想到的是,双方在事故责任认定和赔偿数额上持较大异议,他们便一直滞留在岳阳。

  如今,他们离家仅有咫尺之遥,却只能每天站在甲板上远眺家乡。昨日,本报记者冒着寒风赶往岳阳调查此事,想促成我们7名湖北老乡能够顺利返乡,和家人团聚。

  事发:两船狭“水”相擦

  雾气濛濛的长江江面上,“京海616”与紧挨它的另一艘拖沙船静静地停靠在岳阳海事局码头。如果一切顺利,船东左绪红和他的船员们本可在上月31日下午抵达武昌白沙洲码头,卸下两艘船上的1000多吨沙子,然后,拿钱回家过年。不过,直到昨日,他们仍不知何时能回家。

  事故发生在上月31日下午2时许。虽然双方对事故原因各有说法,但擦碰的事实并不复杂。当时操作“京海616”船的大副、新洲人孔旺林说,当时,“京海616”正由洞庭湖往长江下水向行驶,与上水向空船行驶的“恒鑫8号”相遇在煤炭湾水域。这一水域航道狭窄,船只密集。

  上水向船只避让下水向船只,空载避让重载,单船避让船队,对这些水上交通规则,双方均无异议。可以肯定的是,两船对向相隔1。5公里左右时,双方操作人员数次进行了无线电电台联系,并在交会时亮起红灯。然而,在交会的一瞬间,“京海616”与“恒鑫8号”还是发生了擦碰,所幸只是侧面擦碰。而在电台联系时的通话内容所持的不同说法,则让双方对事故责任产生了分歧。“事故发生后,他们的船没有停下,而是继续向下游方向行驶,这属于事故逃逸。”“恒鑫8号”上的船员甘胜奇说。“事发水域狭窄,过往船只密集,如果我们在此抛锚,可能会发生更严重的事故。我们这么大的两条船,难道能跑了吗?”“京海616”船东左绪红说。

  调解 赔偿从40万降至10余万

  在距离煤炭湾水域约15公里的岳阳海事局码头,双方船只抛锚停下。当天下午,“京海616”打电话向岳阳海事局报警,由于天黑雾大,海事局次日前往码头调查。“恒鑫8号”的左边货舱区和机舱区约12米钢板和内部钢架凹瘪,深约5厘米,部分焊接点出现断裂,但并未出现窟窿。8个湖南股东对浠水船只先是提出了40万的赔偿数额。

  这个数额让“京海616”的船东左绪红和承租人钟汉涛无法接受。“保险公司的定损只有2万元左右,岳阳造船厂的维修预算最多也只有6。8万,更何况,事故的主责并不在我们。”钟汉涛说。“我们花了五六百万造的这条船,两个月前才投入使用。他们的维修预算跟我们的标准不一致。打个比方,一件新衣服的袖子上破了个洞,打个补丁就行了吗?我们要求把这条袖子都换掉,完全恢复原样。当然,还有停运造成的经济损失。”“恒鑫8号”股东之一刘后超说。“‘恒鑫8号’提出了40万的赔偿数额,但我们认为双方差距过大,无法协调解决,当场拒绝。”岳阳海事局岳阳楼海事处负责人说,“这些天,我们一直在努力协调解决此事。”该负责人还表示,事实上,协调解决纠纷并不属海事部门的职责范围,该部门只负责维护和管理水上安全,若双方对事故责任认定不服,以及在赔偿数额上产生分歧,可以向海事法院提起诉讼。“这起事故的责任双方对等,各负一半责任。”该负责人在电话中口头表示。但截至昨日,海事部门尚未出具书面的责任认定书。但“恒鑫8号”的股东并不认同海事部门责任对等的说法。

  一天、两天……8天内,“恒鑫8号”将赔偿金额从40万降到了15万左右。

  谈判再次陷入僵局,谁才能解开这个结?

  僵持:我们已经拖不起了

  左绪红和钟汉涛认为,即使撇开责任划分,“京海616”认下所有的维修费用,也不超过7万元,对方所提的10余万赔偿数额,大大高于维修费用。“我们从湖南运沙到武汉,一趟的利润只有1万多元,10多万赔偿,要跑一个多月。”钟汉涛说。

  同为浠水老乡的徐亮在岳阳开了家“恒亮水运公司”,专为船东和承租人处理船务,他被钟汉涛委托处理这起纠纷。而这正是“恒鑫8号”股东刘后超等人不满的一点。“不是我们在拖,是他们在拖,我们愿意坐下来好好谈一谈,把问题圆满解决。自始至终,我们8个股东没有任何言语和行为上的过激之处。”他说。

  钟汉涛有他顾忌的理由。在去年的一次类似纠纷中,他赔了4万元钱。“浠水有100多条船在岳阳拖沙,去年就出了10几次事故。出事后,很多时候要靠他们和对方慢慢谈判才行。”他无奈地说:可是他们都拖不起啊,尤其这次已近年关了,只得向家乡媒体求助。

  盼归:大年将至思乡情浓

  谈判仍在进行,左绪红和他的船员们已经在船上待了8天。“马上就是小年了,往年这个时候,我们早就在准备过年了。”52岁的左绪红望了望江水,无奈地叹了口气。他和妻子已经6个月没有回家,21岁的女儿大学放假后和爷爷奶奶待在家里。“一天打几个电话,说着说着就哭,担心我们。”“我们都是四五十岁的人,上有老、下有小,家里人都在巴巴地盼着。”大副孔旺林说。

  而紧挨一旁的“恒鑫8号”内,船员家属们说,他们也要过年,不过,他们的家就在江边。“我们没有扣他们的人,人可以走,船留下就可以了,他们走不了,是船东不发工资,不是我们不要他们走。”

  左绪红和钟汉涛说,船员们一走,这船还怎么开回去?“京海616”船上,六男一女呆在船舱里,看着渐渐变黑的江面,一会儿满是激愤,一会儿又默然不语。岸上的岳阳城渐渐亮起了灯光,偶尔有烟火在夜空里砰砰响起,传递着大年将至的气息。

作者:    来源:  中新网    编辑: 郑雪娇
我要收藏】【东北评论】【东北博客】【东北论坛】【我要纠错
图片精选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