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聚焦 | 社会与法 |  图片精选 | 视频 | 专题 | 民生
您当前的位置 :东北法治网 > 法治聚焦 > 新闻 正文
湖南官员公函骂记者 告诫其勿破坏当地形象
http://legal.dbw.cn/   2010-01-12 07:10:20


湖南官员公函骂记者,文中出现‘狗日的’‘老子’等过激语言

  中国网1月11日报道 “我1997年开始做新闻专干,接待过3000多名记者,从来没骂过一个人。”时至今日,湖南省石门县委宣传部副部长贺欣初依然一脸委屈。

  但这一回他不仅骂了,而且是用台头写着“中共石门县委宣传部”、盖着公章的公文纸骂的。2009年6月,这份题为《成德林——一条披着记者“羊皮”的狼》的“史上最牛公文”开始在互联网上流传,“狗日的”“丧家之犬”“疯狗”“黄鼠狼”等字眼充斥其中。

  文中的主人公成德林是在长沙工作的一名记者,他的另一身份是湖南省石门县新关镇闫家溶村村民。

  今年47岁的成德林在当年高考失利后,因爱好写作走上了记者之路。1994年应聘到湖南省工商局下属的《消费晚报》工作,之后辗转多家媒体,直到2004年应聘到《中国妇女报》湖南记者站。

  公函之辩

  事件的发轫要追溯到一年多前在石门火车站的一次冲突。

  2008年12月13日,正在石门县火车站购票回长沙的成德林被在广场上拉客的出租车司机拦住,向其反映广场乱收费乱罚款一事。获知消息的石门县火车站派出所教导员王明辉迅速赶来,要求成德林“去办公室谈一谈”,被成德林以要赶去长沙为由拒绝。

  之后的事情开始变得火药味十足。成德林告诉本刊记者,王明辉当场“暴跳如雷”,“跳起来扇了我两个耳光,撕破了我的衣服,把我拉拉扯扯拖了100多米”。王明辉向本刊记者承认,他当时确实骂了他,“请了他几次他不动,就动手拉他给扯掉了一粒扣子。”

  随即,王明辉打电话叫来了石门县委宣传部分管新闻宣传工作的副部长贺欣初。

  “他打了三个电话我才过去。”贺欣初向本刊记者回忆,当时他正在家为某党报赶写一篇长篇正面报道,来电打断了他的文章思路。这让贺欣初很为恼怒,他来到火车站要求成德林出示记者证遭到拒绝后,“我的情绪变得很不稳定。”

  贺欣初向本刊记者坦承,“我用家乡的口头禅‘狗日的’‘老子’等过激语言说了他。”然而,这天之后的事情开始出乎贺欣初和王明辉的预料。

  受到羞辱后的成德林开始通过自己的方式举报当天的遭遇,湖南省委宣传部、常德市委、石门县委以及广铁集团、怀化铁路总公司等单位的相关主管领导陆续收到了成德林的举报信和手机短信。

  在上级机关的过问下,王明辉被迫向成德林道歉。王明辉称,为此事他多次作出检讨,并“用了五种方式”向成德林道歉,并为后者所接受。

  但成德林举报贺欣初“涉嫌侮辱诽谤公民”一事却始终没有得到有关部门的正面答复,此后近四个月时间内,成德林坚持举报,并数次要求面见石门县委书记熊大顺,请求其对贺欣初作出处理,但“始终对我不闻不问”。

  贺欣初矢口否认这一说法。据他介绍,冲突后没几天他就被和石门县委宣传部一层楼之隔的县纪委叫去,这时的贺欣初才得知当日冲突早在石门当地官员之间传开。

  “几个月他都缠着不放,全县副科级以上干部都收到了他告我的信息,而且他一发就是五六百个字。”直到2009年4月份,贺欣初在获知其爱人、岳父以及岳父的邻居也接到成德林的电话和短信后,愈加愤怒,且开始回击。

  “我花了一个晚上写了整整十五页纸。”贺欣初特意取了一个自认为很醒目的标题——“成德林——一条披着记者‘羊皮’的狼”。打印出来后,贺欣初第一时间把文件拿给石门县委常委、宣传部长詹腊珍审阅。

  “我当时就指出他的这个标题是不妥的。”詹腊珍告诉本刊记者,既然是写在公函纸上,应该写成“关于成德林同志什么什么问题的反映”。

  这为贺欣初所拒绝,“搞了这么多年的新闻,我知道标题怎么样吸引人。”

  于是,这封盖着“中共石门县委宣传部”红色公章的“公函”经由贺欣初之手,寄给了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湖南省委宣传部、湖南省新闻出版局。

  两个月后的6月27日,辗转得到这份公函的成德林把首末两页扫描挂到了网上,“公函骂记者”迅即引发了舆论热潮。

  “我这个是举报信,不是什么公函。”贺欣初称,他的主要目的是向有关部门“揭露成德林以舆论监督的幌子祸害社会的事实”,“之所以盖上公章、用了公函纸,是想证明我这是郑重其事的,我是严肃的。”

  詹腊珍也对本刊记者表示,这只是一封举报信,而且举报信是不应该交到被举报人手上的,“我们还要追究这方面的责任。”

  忍无可忍

  王明辉打骂成德林并非出于偶然。在此之前,成德林已经多次盯住石门火车站的问题不放。

  石门当地出租车司机池先良曾找到成德林,向其反映车站派出所对每辆等候的出租车每月收取50元的停靠费,而且还经常乱罚款。

  为此,成德林曾多次前往火车站找司机调查,并就此向湖南省物价局等部门进行反映。王明辉不得不向成德林解释,收取少量费用是为了给车站保安人员发工资。

  2008年12月13日冲突发生前一天,成德林就曾在广场上被出租车司机陈桂平拦住反映此事,然而就在第二天成德林动身前往长沙之前继续就此听取出租车司机意见时,王明辉赶了过来。

  与王明辉不同的是,坦承与成德林“并无过节”的贺欣初却对其怨恨更大,“早就已经忍无可忍了。”

  在贺欣初的叙述中,成德林是一个“告状专业户”、“麻烦制造者”。贺欣初向本刊记者介绍,身为石门人的成德林“几乎没有给家乡写过一篇正面报道”,“专门从事负面新闻调查”。据他的统计,近几年中成德林以记者身份举报、曝光过石门县30多个委办局和乡镇的各种问题,“仅石门火车站就有6次之多。”

  对此,成德林并不否认,相反他的记忆比贺欣初更为清晰。在其位于长沙河西某小区的出租房内,到处堆满了笔记本。据成德林介绍,他经办过的每一件事、发出的每一封举报信、给各级领导发的每一则手机信息,他都会详细记录在册。

  在这些许多已经泛黄的笔记本上,本刊记者找到了这样的记录:

  1995年7月:在数家媒体曝光石门县某商场营业员殴打顾客;

  2008年4月:举报石门县副县长覃志云的官僚作风;

  2009年2月:举报石门某煤矿存在污染引发群众聚集堵路;

  “这些事情我基本上都知道。”贺欣初告诉本刊记者,作为分管全县新闻宣传工作的副部长,每次成德林以记者身份前往调查时,各个部门都会第一时间通知贺欣初,并且问他“为什么没有经过县领导审阅就发稿”。

  同样不解的还有石门县委常委、宣传部长詹腊珍。她对本刊记者介绍,她曾多次找成德林谈话,表扬他“关心家乡发展”,但也提醒成德林注意工作方式方法,“有什么事就找县委县政府,不要什么事都往上捅,容易败坏石门形象。”

  成德林认为上述说法“很可笑”,并且声明,“我同样也写过石门的正面报道,也写过其他地方的批评报道,并非只盯着石门。”

作者:    来源:  中国网    编辑: 丁洋
我要收藏】【东北评论】【东北博客】【东北论坛】【我要纠错
图片精选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