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聚焦 | 社会与法 |  图片精选 | 视频 | 专题 | 民生
您当前的位置 :东北法治网 > 法治聚焦 > 新闻 正文
甲流男童遭弃尸续:亲戚称系当地风俗(图)
http://legal.dbw.cn/   2009-12-13 08:26:21




周家看起来境况不佳。

   大洋网-广州日报12月13日报道 昨天赶到小鸿都位于广西贵港市石卡镇新旺村的老家,采访了参与当晚出院过程的小鸿都叔公周显宁。他说,儿童医院医生知会保安让从后门放行,“事后才知道孩子死于甲流,我们还担心了好几天。”

   裤兜里装几千元“救命钱”

  “长军说,孩子送进儿童医院后,已经昏迷了几天几夜。听说起初要转院时,儿童医院并不太情愿接收,不知道是不是嫌病情太重。”周显宁是周长军的叔叔,即小鸿都的叔公,他在新旺村旧水屯的家中向记者讲述,5日晚上,他和周长军的哥哥周长先、叔叔周水良三人,得到周长军“孩子快不行了”的消息,连夜乘车赶赴广州。他说:“我的裤兜里就装了几千元,他们也各自拿了钱才出发,大家都做好了花钱救人的准备。”

  “可是医生不让我们进去看孩子,大家压根就不知道他的病情。”6日20时,苦候的众人终于等到了医生的答复,“他说救活的希望很小了。”

  “已经能闻到臭味了”

  “我们有两层担忧,首先看不见孩子的情况,是死是活也无法确认;其次害怕孩子真的没救了,医院仍拖延下去,每天还要花费医疗费,要知道家里已经借下几万元钱了!”于是,家属经商议后决定带孩子出院,周显宁说:“医生们坚持要长军签协议书。”

  “鸿都被推出来时,还戴着氧气罩,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脱开氧气罩,看到他的脸水肿得厉害,完全认不出是原来的样子。长先首先冲上去抱起他,很快又转头对我们说,‘没救了,已经能闻到臭味了,可能死了一段时间了’。大家都认为孩子已经死掉了。” “他们带孩子一溜烟走了”

  周显宁清楚记得,“是长先首先问医生‘我们抱着这样状况的一个孩子出去打车,前门那么明亮,肯定会被很多人看到,不一定能够顺利离开’,医生考虑了一下,好像给后门的保安员打了一个电话,让他放我们从后门走。”

  据他说,一名医护人员推着病床车,乘电梯到大堂,然后跟从楼梯下来的家属会合,带路向后门走。看似保安的人推开后门,让家属从担架床上抱走小孩。“鸿都被盖上一张白被子,但看不清有没有盖过头。”周显宁说,“一个孩子就这样不行了,我很害怕不敢看,所以就撇过脸,没有跟上长先和水良,他们一溜烟地带着孩子走了。”

  当晚,周显宁就回了老家。“是看到报纸上的新闻,才知道他们这样处理掉尸体。”

  据悉,抬走尸体的周长先和周水良已经在前天夜晚从新旺村赶回广州,接受警察的问讯。

  “我们一直以为是白血病”

  “直到报纸登出来,说鸿都是被遗弃的甲流患儿,我们几个人才知道他得了甲流。当晚推车的医生戴着口罩,但没有提醒我们,我们几个还一直以为鸿都患的是白血病呢。”周显宁说。

  监控录像   已封存不公开孩子尸体尚未进行尸检

  目前,周鸿都的遗体还存放在殡仪馆里。警方称,由于孩子系甲流患者,依照相关规定必须在院方配合下进行尸检,所以需要时间协调。

  周鸿都的死亡时间已经成为事件关键,对此儿童医院办公室副主任冯光强指出,法医通过解剖可以判断周鸿都的死亡时间,“出院前我们给他输过血,可以通过血浆代谢的情况判断”。

  警方:事件尚未立案

  昨天,记者找到一名声称本月6日晚上目击在广州市儿童医院后门看见怀疑是周鸿都的男童被塞入背包的市民。他声称清楚地记得有两三名医院职工用担架床把一个小孩送到后门,有三名男子站在门外从担架床上“拎起小孩,边走边往包里塞”。他觉得男子做法太残忍,难以相信会是小孩亲戚。

  市儿童医院方面表示,院内监控摄像头已记录下周鸿都从病区出来到离开医院的全过程,尽管媒体一再要求公开录像,医院却表示监控录像已经封存,现在只能让警方调取查看。

  记者发现,按照该目击者所说三名男子离开的路径,诗书路上的监控摄像头应该也能拍下。

  此外,据警方人士介绍,此事件目前仅在调查阶段,并未刑事立案。

  “根据自动出院声明书上的内容,孩子出院时还有生命体征的。这件事我们局肯定要继续了解调查。”

  市卫生局副书记熊远大

  有两三名医院职工用担架床把一个小孩送到后门,有三名男子站在门外从担架床上“拎起小孩,边走边往包里塞”,“不死也要闷死了。”

  6日晚医院后门目击者

  “长先说,‘没救了,已经能闻到臭味了,可能死了一段时间了’。大家都认为孩子已经死掉了。”

  鸿都叔公周显宁村中习俗夭折孩子要薄葬

  小鸿都被弃尸在高架桥底的水沟中,让不少读者直呼“太残忍”。本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小鸿都老家新旺村的人却认为此事“不稀奇”。村民周有荣说:“不就是按惯例处理一具孩子的遗体嘛。”对早逝的孩子们,这里的村民世代保留着两种有别于外界的处理风俗:一、直系长辈不能参与一切身后事的料理;二、不会为他举行葬礼,甚至连一般埋葬也省却。请个“光棍”,将孩子的尸体抬上山,“随地抛弃或者草草掩埋,没人追究。”

  村民表示,相对村里走几步就是一山冈,周长先他们在人生地不熟的广州,随手将尸体丢在水沟里,“很正常。”

作者: 任朝亮 陈翔 伍仞 郑伟庭    来源:  大洋网-广州日报(广州)    编辑: 丁洋
我要收藏】【东北评论】【东北博客】【东北论坛】【我要纠错
图片精选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