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聚焦 | 社会与法 |  图片精选 | 视频 | 专题 | 民生
您当前的位置 :东北法治网 > 社会与法 正文
北京海淀看守所一嫌犯绝食死亡引家属质疑
http://legal.dbw.cn/   2009-10-12 07:15:02
 

医院开具的死亡证明中写着:患者绝食49天,促进死亡。本报记者朱嘉磊摄

昨晚,海淀区看守所大门紧闭,保安在门口巡逻。本报记者高媛摄
  京华时报10月12日报道 9月17日上午,30岁男子祁长江绝食49天后,治疗无效死亡。此前的7月26日,祁长江因在北京市中关村附近倒卖三本假发票被抓,后被关押在北京市海淀区看守所。海淀警方称,在看守所期间他一直绝食,民警多次劝说未果,将其送到医院治疗。

  妻子朱祖芬说,丈夫绝食期间曾提出想见她和孩子,但并没有得到答应。对于绝食死亡的说法她不认可,这段时间她一直带着3岁的儿子四处奔波,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相关部门介入调查,能有一个最终的结果。

  倒卖发票当场被抓

  朱祖芬和祁长江均是安徽省潜山县人,2001年结婚后,育有一儿一女,儿子今年3岁。朱祖芬说,她和丈夫每天都在中关村附近干杂活,但不在同一个地点。祁长江除了倒卖发票外,还干一些导购的工作。

  7月26日,一名老乡告诉朱祖芬,祁长江在中关村附近倒卖发票时,被民警当场抓获。她立即带着孩子跑到派出所门口,看到丈夫戴着黑头套,被3名民警押上警车。这是她见丈夫的最后一面。

  朱祖芬说,几年前,丈夫曾因倒卖发票被判劳教10个月,这是他第二次被抓。丈夫被抓后,她带着律师去过海淀区看守所4次,但都没在看守所内找到丈夫,查询说没有此人。丈夫被抓后,海淀公安分局与安徽老家的派出所核实过丈夫的身份,但自己每次去都说查无此人,这让她感到不能理解。

  直到9月17日上午,她才等来了消息,却是被告知丈夫已经去世。

  被收押后绝食死亡

  9月17日上午,朱祖芬接到了3个电话,都是祁长江的哥哥打来的。

  朱祖芬说,当天上午9点左右,她接到祁长江哥哥的电话,说丈夫在看守所内病了,目前正在治疗。随后不久哥哥又打过来电话,说人已经快不行了。直到第3个电话,她接到的是丈夫的死讯。

  据知情者透露,祁长江被关押进看守所后拒绝进食,随后被送到看守所附近的羊坊店医院。在羊坊店医院,祁长江依然拒绝进食,体重迅速减轻,身体也在不断消耗,最后进入休克状态。9月17日凌晨,祁长江吐了两口鲜血后,陷入无意识状态。医护人员立即将他送到附近的261医院抢救,但最终未能挽回生命。

  妻子质疑治疗不当

  对于噩耗,朱祖芬难以接受。她说,丈夫1米7的个子,体重89公斤,周围人都叫他“小胖子”。平时身体很棒,而且很少生病,得个感冒也不用去打针吃药,性格也很开朗。她一听到消息后,立即赶到海淀区看守所,接待她的是一名狱警和羊坊店医院一名姓柳的医生,当时她提出要看到尸体才能相信,并且询问丈夫在看守所的情况。

  朱祖芬说,那名姓柳的医生告诉她,丈夫曾提出想要回家,想看看自己的媳妇和孩子。当时柳医生说这不是他能决定的后,就没有下文了。

  在朱祖芬的一再要求下,她终于见到了丈夫的尸体。她看到,丈夫的双眼和脖子上有一块块的青紫色,直到这时她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朱祖芬说,丈夫不可能无缘无故绝食。即使绝食,民警和医生也应想办法劝说和治疗,如果羊坊店医院治疗得当,不会导致丈夫的死亡。而且,丈夫已经快不行了,为何不通知家属,让她和孩子去见一面,或许家人的劝说会更有效。她说,当时狱警告诉她,民警多次进行劝说,后来及时送到医院治疗,医生也已经尽力抢救了。

  记者调查 绝食49天后死亡

  9月18日,记者来到羊坊店医院,这里是一处面积不大的平房,周围安装有监控探头和铁丝网。院方拒绝记者的采访。261医院的急诊医生证实,9月17日凌晨,看守所民警送来一名危重病人,登记的姓名为无名氏,当时人已经没有了意识,他们进行抢救治疗后,最终未能保住他的生命。随后,男子的尸体被法医中心拉走。

  记者随后找到了祁长江的治疗记录和死亡证明。261医院提供的死亡证明上写到,祁长江,30岁,主要职业和工种为驾驶员,直接导致死亡的疾病或情况为呼吸心跳骤停,上消化道出血,其它疾病诊断为“患者绝食49天,促进死亡”。

  祁长江在羊坊店医院驻海淀看守所医疗中心的病历日期为8月6日到8月19日,登记姓名为无名氏,从这期间的记录上看,祁长江是在间断地绝食。进食期间,也只是食用了少量的豆奶和粥,而且拒绝与人交谈。诊疗计划中写着,通知管教协同进行思想工作,密切观察生命体征及水电解质平衡等变化,给予鼻饲饮食及静脉补液治疗,鼓励进食,不适随诊。

  因为祁长江后期依然拒绝进食,8月19日上午,他被转到羊坊店医院继续治疗。羊坊店医院8月19日的护理单上写着“姓名不详、年龄不详,患者在海淀区看守所拒绝饮食20余天后收入治疗”等内容。8月19日到9月16日的记录写到,祁长江一直拒绝言语交流,9月16日晚上10点30分左右,开始出现意识模糊等症状。9月17日凌晨2点30分,祁长江出现呼吸停止,并于凌晨3点20分,由120急救车送往261医院抢救。

  在261医院的记录单上写着,患者于3点55分入院,跟随人员向抢救人员诉说,40分钟前,患者因上消化道大出血,导致呼吸、心跳骤停,经过心肺复苏等救治后恢复心跳和呼吸。虽然抢救人员全力救治,祁长江在凌晨4点半左右被宣布死亡。

  警方说法 嫌犯不配合治疗

  对于家属的质疑,海淀公安分局表示,祁长江被抓时正在倒卖假发票,证据确凿。被关押进看守所后,他对民警的问话不予理睬,几天后开始绝食。民警见其绝食,曾多次进行劝说,祁长江始终不肯进食,而且未向警方诉说绝食的原因,至今也没人知道他绝食的真正原因。祁长江在治疗期间极其不配合,不仅对医生、护士进行辱骂,还对医护人员对其的输液、鼻饲进食采取拔针、吐食等方式予以抗拒。为避免发生危险,民警立即将他送到羊坊店医院治疗,医院也一直在维持着祁长江的治疗,病人后期出现危险后,警方立即将其送往261医院抢救。

  海淀警方称,祁长江当日凌晨病危后,警方于早晨8点30分打电话到当地派出所,通过当地派出所找到他的哥哥,告诉祁长江病危的消息。因祁长江被关押后不与民警说话,警方不掌握其妻在北京的情况。因为案件仍在侦查阶段,按照规定,是不允许除律师以外的家属或其他人与嫌疑人见面的。

  对于死者家属4次去看守所未找到祁长江的原因,海淀警方解释称,祁长江被抓后,一直不说话,民警根本不知道其姓名,所以登记时为无名氏。民警通过与有前科人员资料进行比对,又和其原籍公安机关核实,一个月后才确定他的真实姓名。

作者:    来源:  京华网-京华时报(北京)    编辑: 丁洋
我要收藏】【东北评论】【东北博客】【东北论坛】【我要纠错
图片精选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