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首页 | 法治聚焦 | 社会与法 |  图片精选 | 视频 | 专题 | 本地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法制  >  社会与法
山西霍州横行10年"光头帮"覆灭 轮奸案令人发指
http://legal.dbw.cn/  2009-02-04 16:35:37
订东北网彩信手机报,移动发KTDBW到10658333, 联通发DBWY到1065566600
电信发DBWY到10628999。  东北网手机版 3g.dbw.cn  搜索微信号dbwhlj关注东北网

  十年前,他们还是散兵游勇,剃着清一色的光头,游走在霍州市的大街小巷,敲点小钱,混口饭吃   

  十年间,他们过着“打打杀杀”的日子,后被当地“朱氏豪门”收编,成为“想咋就咋”的“光头帮”   

  十年后,“朱氏豪门”因一起伤害致人死亡案惊动公安部、省公安厅,豪门成员和其豢养的“光头帮”被连根拔起   

  曾是闹市瘟神

 

  时间追溯到2002年11月,霍州市一咖啡屋内。一光头男子踩了身边人一脚,被踩的陈某说了一句,“把脚踩了……”不想捅了马蜂窝。

  光头男子勃然大怒,揪住陈某就打,还掏出一沓百元钞票甩到陈某身上,陈某的同伴见势不妙,赶忙将钞票捡起整好,递到“光头”手上。与“光头”一起的另一男子见状,将陈某的同伴叫到包间,又一顿暴打。

  次日,陈某接到电话,昨天甩到他身上的钞票少了5000元,要他马上补齐。

  这“光头”究竟何许人也?陈某一打听,顿时四肢发软。

  “光头”名叫成秀奇,当地无业游民,别名“成小”,曾因流氓罪被判刑。1998年,刑满释放后的“成小”纠集十余名同学、狱友,走街串巷,胡作非为,“看谁不顺眼就打”。

  知情人告诉陈某,一年前,这帮剃着清一色光头的青年,将一年轻女子强行拉到宾馆。此后16个小时,这名女子被包括成小在内的10人先后轮奸、强奸。

  最令陈某听来心惊胆战的,是“光头帮”和当地另一小有影响的团伙“小刀队”之间的争霸火拼。

  就在轮奸案发生前后,“光头帮”成员之一宋某,与霍州市人民检察院培训中心干部张某因争女友交恶,宋某纠集“光头帮”众兄弟,与张某纠集的“小刀队”在霍州市五交化商场外摆开阵势,准备一决高低。混战中,张某被砍伤,宋某紧追不舍,对准张的后背再砍两刀。张某的准岳母被打斗声惊出门外,奋力护住已昏倒在地、仍被追打的张某,并求人急送其到医院救治。“光头帮”仍不罢休,四处搜寻“小刀”队员未果,又窜到医院,继续挑衅。经鉴定,张某被砍成重伤。

  第一回合,双方各有损伤,难分高低。张某因身负重伤,经常被“光头帮”成员以此取笑,张某耿耿于怀。2002年10月,张某再次纠集“小刀队”,意欲反扑。经过一番预谋,几人将一“光头帮”成员骗到霍州西张村河滩殴打、侮辱,直到张某点头首肯,表示满意,方罢休。

  “就像香港的枪战片,砍刀挥舞,血流满地。”今年1月23日,记者在霍州采访时,知情人向记者回忆“光头帮”和“小刀队”之间接二连三的“闹市决斗”,仍然心有余悸。

  受到讹诈的陈某自然更不敢怠慢,只得违心答应,加紧筹款。

  当天晚上,成小与“光头帮”另一头目韩心民找到陈某,上前又打,陈连忙掏出5000元,递给韩心民。韩正眼不瞧,冷笑着说,“还差400!”陈某赶紧掏出身上仅有的200元,并从同伴身上凑了190元,这才送走了两个“瘟神”。

  归附豪门 恶行更是有恃无恐

  据办案人员介绍,当时的霍州,有不少流氓帮派谁也不服谁,其中最有实力、最具人气的莫过于朱建民、范冬锁两大家族。

  朱、范两人自幼“志同道合”,打架斗殴、形影不离,后朱建民娶范冬锁之妹范学惠为妻,两大家族更是“强强联合”,尤其是朱建民夫妇,凭借“四海阁”大酒店,将“黑白”两道各色人等“荟萃”一堂,吃喝嫖赌一条龙,霍州市原水利局局长、政协常委周某,霍州市国资委原主任乔某,霍州市烟草公司原副经理房延军等党政干部,均是朱家的“座上客”,常年在此聚赌。

  平均年龄只有20岁出头、遇事不计后果的“光头帮”,在霍州的名号越混越大,靠其摆平事端、助威捧场的人越来越多,颇具“战略”眼光的房延军抢先一步,将成小等“光头帮”骨干分子招至麾下。

  除了房延军,朱建民的长子朱耀轩也对“光头帮”高看一等,这位至今连自己的简历都搞不清楚的公子哥,从部队退伍后,一个月内调动三次,被霍州人称“空中飞人”,直至如愿调入霍州市检察院。

  2001年,“光头帮”制造了令人发指的轮奸案后,犯罪嫌疑人之一张晓峰逃到太原,求到正在太原某校学习的朱耀轩门下,朱明知其负案在逃,仍然留其在宿舍住了十余天。

  不仅如此,为了使“光头帮”成员逃脱法律制裁,朱耀轩还牵头组织众多犯罪嫌疑人家属,与被轮奸的女青年进行调解,支付了10000元“抚慰金”。

  到了2003年,成小因屡屡犯案,再次入狱,房延军则调任隰县烟草公司经理,“光头帮”一时间群龙无首,朱耀轩后来居上,成为“光头帮”主心骨,“光头帮”的活动据点也随之迁至档次、规模在霍州数一数二的“四海阁”大酒店。

  “朱家的权势,光头帮的暴力,两方各有所图,逐渐合而为一。”一位办案人员对记者说。

  “光头帮”归附豪门,“小刀队”相形见绌,却不甘降服,他们总结失败教训,意欲东山再起。

  2003年5月,“小刀队”购买了钢管、刀具等凶器,在霍州城内四处寻找“光头帮”,伺机报仇。深夜时分,复仇未果的“小刀队”分散返回宾馆集中,被事先察觉、早有准备的“光头帮”设伏包围,放松戒备的“小刀队”仓促应战,损伤惨重,从此元气大伤。

  经过了一次次“血的考验”,“光头帮”逐渐形成了不成文的纪律:一人出事一人担,决不牵连弟兄;部下犯事部下担,决不牵连上级;24小时内,召之即来,来之能战。

  “我是老大我怕谁”,傍着朱家豪门,“光头帮”在霍州城愈加有恃无恐,不久,又制造了一起轰动霍州的暴力抗法案件。

  2005年4月22日,霍州市师庄乡乡长师学选根据市政府统一安排,带领有关人员对辖区内的无证煤矿进行炸毁。朱耀轩听到自己的煤矿被炸后,召集张晓峰等多名“光头帮”成员,持刀将师学选围攻,师的脚筋被张晓峰砍断。

  之后,躲到了临汾的张晓峰被朱耀轩召回,“朱老爷子”朱建民安排他去自首顶罪,并许诺将其所干的违法之事全部摆平。“你的脚还在嘛,别把事弄大了!”被砍伤的师学选至今不堪回首:一次,朱建民酒后闯入自己家里,握着他还不能下地走路的右脚,警告说,“你要把事弄大,我让你的儿子娶不到媳妇,女儿嫁不出去。咱走着瞧!”

  后来的事实证明,朱建民口出狂言,源于“非凡的实力”。

  时任霍州市公安局副局长的杨某应朱建民之请,未经局长授权,擅自审签了一份起诉意见书,将主要犯罪嫌疑人朱耀轩漏掉不提,这起轰动一时的暴力抗法案,被降格处理为一起普通伤害案件,张晓峰仅被判刑8个月。

[1]  [2]  下一页  尾页
作者:郭风情    来源: 中新网—山西晚报   编辑:左远红
【联系我们】法治主编电话: 18646530899
图片精选
相关新闻
 
热门图片
  • 一夜间沿街店铺遭土
  • 一夜间沿街店铺遭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