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首页 | 法治聚焦 | 社会与法 |  图片精选 | 视频 | 专题 | 本地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法制  >  法治旧版
媒体人士受程维高迫害入狱7年惊动中央获平反
http://legal.dbw.cn/  2009-01-04 18:23:19
订东北网彩信手机报,移动发KTDBW到10658333, 联通发DBWY到1065566600
电信发DBWY到10628999。  东北网手机版 3g.dbw.cn  搜索微信号dbwhlj关注东北网

  【编者按】

  曾因严重违纪而被中央开除党籍、,在河北主政期间,除酿就了闻名全国的反腐勇士郭光允惊世大案外,还制造了一起鲜为人知的陷害无辜媒体人获刑10年,入狱7年的重大冤案,此案内幕骇人听闻,因惊动国家最高权力机关和多名高层领导而终得平反。本刊特刊发独家报道,披露此案的全过程。

  骇世奇冤谁造成—一媒体人受迫害的台前幕后

  -纪剑铭

  祸从口出,他被卷进 官场漩涡

  1996年2月16日(农历腊月廿七)晚,河北省石家庄市亚太大酒店一个雅致的包间内,一场答谢宴会正在欢乐的气氛中进行。

  此宴的主人名叫石坚(真名史建强),时任香港《中国发展》杂志社社长兼总编,同时还是北京皇家丽人广告公司董事长。

  石坚生于1963年1月,原籍河北省唐山市丰南县,1976年唐山大地震时幸存下来,左腿却留下严重残疾。但他人残志坚,心灵聪慧,从小喜欢文学,自学成才。

  从15岁在《少年文艺》发表第一篇文学作品起,到18岁走向社会时,凭着生花妙笔和睿智才华闯入新闻界发展,石坚采访并撰写了大量有关中央和省市领导专访及投资环境的特稿,发表在国内外诸多知名报刊上,成为当时业界颇有些影响的“名人”。

  1994年1月,他开始担任在香港注册的《中国发展》杂志社社长兼总编,不久他又创办了“北京皇家丽人广告公司”,任董事长。

  出于对家乡河北的感情,石坚采写了多篇宣传河北的专稿,并帮助拉项目、引资金,与河北省市有关领导结交,成为好友。几年间,无论是办刊物还是经营广告公司,都搞得红红火火。

  为答谢多年来河北故乡省市领导和朋友们对他的关爱和支持,临近春节,他特意从北京赶到石家庄,举办了这场答谢宴会。应邀前来参加聚会的大多是省市一些部门领导,平时大家工作很忙,难得相聚。今日石坚作东,新朋老友欢聚一堂,很是热闹。

  大家都知道石坚平时交往甚广,和时任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及其儿子程慕阳都相识,并和程慕阳有过合作。

  于是,有的来宾出于好奇,问石坚:“你在北京听说过程书记工作调动的事儿吗?”石坚随即答道:“具体情况我不清楚,听程慕阳说过,程书记可能要高升,去北京当市长,也可能到国家三峡建设委员会当主任。”

  程慕阳作为高干子弟,当时在河北也是令人关注的对象。此时,有人又问:“石坚,你和程慕阳熟,听说他能量很大,这人究竟怎么样?”

  提起程慕阳,石坚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以前,在业务往来中,他和程慕阳多有交往,对程大公子利用他父亲的地位和权势,骄横狂妄不可一世,从内心里鄙视。

  在他就任《中国发展》杂志社社长不久,程慕阳曾找到他,提出给杂志社赞助80万换个挂名副社长当当。石坚怕程慕阳的介入有朝一日毁了杂志社的声誉,当即婉拒。从此,两人的关系便有些疏远。

  此时有人提起程慕阳,他借着酒劲儿随口说:“这人不咋样!整天打着他老子的旗号拉广告,拉赞助,招摇撞骗,对人封官许愿,将来程书记若要出了事儿,有可能毁在他儿子手里。”

  宴席间,大家随便聊了许多事,很是尽兴。宴会结束,石坚赠送每人一份刚刚出版的《中国发展》杂志,这期杂志上有他采访河北省市领导人的专稿。其中一篇采写某市市长的专稿里,配发了一幅市长和市委书记陪同外国政要考察开发区的照片,而作为省委书记的程维高在照片中只显示了半个侧面。堂堂的一方封疆大吏,在杂志上只显示了半边形象,这让程维高见了甚是不悦。由此,埋下了石坚后来被诬陷的隐患。

  第二天上午,石坚一身轻松地回到北京。他处理完公司和杂志社工作,大年三十才和助手驱车赶回唐山过春节。

  石坚万万没想到,就在他和家人欢度春节的时候,一场噩运悄然扑来。

  腊月廿七日晚宴过后不久,时任河北省委书记的程维高便接到了原任秘书、时任河北省国税局局长李真和时任河北省某机关负责人的密报:昨天晚上,石坚和省里十几个领导干部在亚太大酒店大吃大喝,背后谈论您,说您的坏话。并说:石坚这个人很坏,以前省里有人告您黑状的材料,有可能是通过他递上去的。

  其实,在亚太大酒店晚宴上邀请的宾客名单中原本就有李真和这个负责人,但二人并没有参加,只是在宴会开始前,两人分别在餐厅门口巡视张望。没想到,这两人一转身便向程维高告起了黑状。

  虽然当时程维高在河北权势盖天,但他为所欲为的霸道行径许多干部群众看不惯,寄往北京的告状信甚多。

  一想到这些,程维高就急火攻心,认为是省委原主要领导指使人在背后整他。这次听说石坚和十几个省市机关的领导干部竟然“秘密”相聚,并对他“说三道四”,不由得满腹狐疑。

  程维高让两位与他关系密切的干部把参加聚会人员的名单写下来,随后一面命人暗查那晚宴请的买单人是谁,若是某领导用公款买的,且买单者又是对自己不满之人,他便可以借机用公款吃喝的名义进行报复;另一方面便对石坚这个小人物操起了牛刀,他要从石坚的身上挖出河北告他黑状的后台。

  程维高先是打电话给省委某秘书长,这位秘书长是石坚那晚邀请的宾客之一。

  程维高直言不讳地问这位秘书长,那晚聚会时都有谁在背后说了他的坏话。程维高的怒问使这位秘书长心里一惊,他仔细地回想了宴会的整个过程,如实回秉道:“那晚宴会没人讲您坏话。”

  程维高见这位秘书长没有讲出他想听到的话,便又打电话给参加宴会的另一位领导,这位领导的回答和秘书长一样。

  程维高越是问不出想听到的内容,内心越是疑惑,越是感到那晚聚会的背后肯定有着令人震惊的秘密。他下决心要搞清这个聚会的内幕。

  因为直接问不出来什么,程维高便把他的心腹、时任河北省委办公厅督查室主任的杨益铭叫了过来,面授机宜。

[1]  [2]  [3]  下一页  尾页
作者:    来源: 新华网-民主与法制杂志   编辑:雷蕾
【联系我们】法治主编电话: 18646530899
图片精选
相关新闻
 
热门图片
  • 一夜间沿街店铺遭土
  • 一夜间沿街店铺遭土